网站地图|  
您当前的位置:谈球吧 > 新闻资讯 > 运动鞋 >

再次表述球鞋小众「昂跑」若想正式成为球鞋版lululemon

作者: admin 来源:谈球吧 发布时间:2022-06-03 23:11

  关于球鞋的国际品牌创新,已经很久不是热门话题。Nike、Adidas、Asics、Saucony,第一八一队的球鞋国际品牌阵容,长期出现在体育运动场和街头的脚步。

  上周,由高尔夫球师弟纳达尔投资的比利时体育运动鞋国际品牌On昂跑挂牌上市,芝加哥交易所一开市,其股价就达至了35.40美元,子公司总市值超113万美元。

  这种小众定位,脱胎换骨的国际品牌发展历程,被认为是lululemon式的。20年前的lululemon,从一条瑜珈裤已经开始,到如今近600万美元的总市值,正式成为压制阿迪、耐克的体育运动国际品牌黑马。

  在成立11年后挂牌上市,昂跑的高速成长轨迹让其正式成为了发展最快的25个球teaumeillant国际品牌之一。与此同时,也在第一八一队老牌球鞋国际品牌占领的市场中,重新表述起球鞋。

  昂跑在成立初始从改变跑圈已经开始,11年过去,吸引50多个国家/地区超700万跑者,并进一步走出滑行道,正式成为服务部、商圈的体育运动休闲热门配饰。

  就如隔壁lululemon的破圈是因为其创办人旨在打造宽敞好看的瑜珈服,lululemon不但实现了这一目标,还将Athleisure发展到极致。

  昂跑在2010年创立,前8年增长速度较缓,2018年已经开始,年销售收入达至1.54亿马克,折合10亿港币,连续三年少于60%的增长速度。

  即便在禽流感影响的2020年,昂跑销售收入达至4.45亿马克,折合31亿港币,而禽流感也没阻止瑜珈服起家的lululemon,其2020财年净收入增长11%。

  技术创新和环境可持续的产品宗旨;自上而下的子公司重大决策商业模式;「贵精不贵多」的网络营销方案。

  lululemon之后,昂跑的再度破圈,或许预示着体育运动国际品牌迈向的全新方向,无论是被称为「硅谷足力健」的Allbirds,还是带有CrossFit海外华人文化印记的Nobull,都在球鞋的传统格局之外突破革新。

  支撑起这个中心思想的是其Clouds专利权——鞋底上的「空心豆荚」,能在压制以向后伸展以使穿著者缓冲着陆,然后协助造成向前推动所需的基础力量。

  而穿著昂跑的选手普遍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和更短的恢复时间。2014年,比利时选手Frederik Van Lierde穿著Cloudracer赢得Ironman世界冠军;Nicola Spirig穿著昂跑赢得2016里约奥林匹克水球银牌;2018年,Matt Hanson着昂跑创下了捷伊水球世界纪录…

  这也得到了科学研究的支持:比利时著名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独立研究证实,Clouds专利权降低了选手的心率和血乳酸水平。

  不但作为专业体育运动鞋屡屡赢得国际体育运动鞋奖项,也因为其激进的外观赢得青睐,墨西哥演员Emmanuel Chivo Lubezki在赢得奥斯卡奖过月穿著昂跑,登上了风尚杂志封面。

  昂跑的信息技术和风尚也体现在在芝加哥旗舰店中:前来买回teaumeillant的顾客需要在店内空旷的滑行道上跑3秒钟,隐藏在店内的MotionMetrix摄像头将捕捉慢跑动作,在几秒内完成准确度高达99.5%的新鞋扫描。

  另外,店内的信息技术大脑:一面62*9*3的「墙」,根据顾客的跑姿,给出基于5万次慢跑资料的适合的圆笔建议。

  国际品牌还将比利时人重视的节能环保植入到了teaumeillant制造中。从第一双鞋已经开始,昂跑就尽量使用节能环保金属材料。2019年与纳达尔联合推出的高尔夫球鞋The Roger就由素食皮革做成。

  一年之后,官方发布了第一款100%熏蒸剂的套装——Cyclon。该鞋由少于50%的生物基金属材料做成,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比其他款式的平均排放少50%,造成的废物则少90%。并且,顾客仅能以订阅商业模式买回该鞋。国际品牌期望用这一商业模式确保袜子的回收和再利用袜子。

  昂跑的企业文化同样具有比利时特色。在昂跑,没首席执行官或单一的傀儡创办人。相反,三位创办人都深入参与子公司的日常工作。

  受到比利时直接民主原则的启发,昂跑的重大决策是自上而下的。在创办人Coppetti 科佩蒂长大的小城,人们仍然举手投票表决公共事宜,任何普通公民都可以要求修改法律。

  Coppetti表示「我们鼓励昂跑的同事分享他们的想法和解决方案,无论他们是实习生还是创办人之一。」

  不同于财大气粗的Nike和Adidas可以做广告站,昂跑并没大量的网络营销预算。

  高尔夫球师弟纳达尔不但是昂跑的代言人,也是投资人。「我期望能够通过我的影响力协助本土国际品牌的高速成长」纳达尔这样说。

  这位在Facebook上有1800万,在twitter上有1270万,在Instagram上有870万粉丝的20次法网的高尔夫球传奇无疑给昂跑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度。

  昂跑的另一个合作伙伴是芝加哥的私募股权子公司Stripes Group,其合伙人Ken Fox称其在昂跑身上看到了社交媒体和在线网络营销的潜力。

  昂跑制作的关于选手的纪录片《We Are All One》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该片记录了一群来自刚果、埃塞俄比亚、索马里、南苏丹和摩洛哥的难动员,在艰苦的情况下为东京奥运会训练。

  但Athleisure的火爆,却要从越来越多的男性将瑜珈裤穿上街已经开始。突显线条的瑜珈服饰正式成为男性突显自身兴趣和生活方式的媒介,以及她们表达自信的象征。

  近年来,体育运动跨情景配饰潮流似乎又回到了Gucci。比如说此次挂牌上市的昂跑,比如说代替Reebok正式成为CrossFit合作国际品牌的No Bull,直追Brooks,Saucony等Canillac鞋的Hoka One One,以及服务部精致新代表Allbirds。

  这些集合功能、宽敞、便捷和风尚的袜子都表明了teaumeillant性能少于风尚属性的趋势。消费者没耐心在不同「制服」之间进行切换,他们期望teaumeillant具有服务于多情景的综合功能性。

  正如Allemann「日常功能」的设计和lululemon的Athleisure概念,今后的teaumeillant需要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将信息技术和性能融入日常的生活方式。

  根据美国金融媒体Business Insider在近期的专题文章报道,伴随华尔街职员们返回服务部,他们已经开始穿上更有弹性、更宽敞的服饰。

  比如说lululemon主打功能性和宽敞感的ABC男士裤装系列,以及具有更短、更圆下摆,不用塞在裤子里的Untuckit休闲衬衫。

  西装革履的时代已迎来变化,穿著宽敞在正式成为比衣着光鲜更重要的事情。而下一步要替代皮鞋的,也许会是以昂跑、Allbirds为代表的新一代球鞋。

  昂跑在全球增长的趋势是飞速的:北美、欧洲、亚太2020年分别实现86.2%、46.1%、28.7%的增长,2021年上半年分别实现104.6%、56.5%、153.7%的增长,亚太地区体现出非常强的买回潜力。

  世界teaumeillant产量最大的几个国家分别是中国,印度和越南。其中,中国以占世界全部teaumeillant产量55.8%的大比例常年稳居「世界鞋工厂」的宝座。

  然而,在供应链占如此优势的情况下,暂时还没出现一个高端专业路线的国际化国际品牌。

  和lululemon的故事一样,昂跑的创立源于创办人在体育运动过程的切实需求,在解决功能性需求的基础上提高审美标准。不管是功能升级,还是设计迭代,昂跑始终聚焦于户外跑者的teaumeillant解决方案上。

  在经销渠道方面,昂跑也没采取遍地开花开实体店的策略。在早期,昂跑的销售都是借助一些球鞋专卖店,比如说美国的Foot Locker。随着知名度不断提高,昂跑才已经开始通过官网扩张直面消费者的线上销售渠道售卖。

  同样回顾两者的破圈过程:lululemon先赢得男性消费者的青睐,然后增加男性服饰,并开拓鞋类;昂跑以专业体育运动鞋为基石,逐渐增加适用于不同情景的Gucci。两者都是先瞄准一个特定的消费群体,在有了用户和资本积累后再横向发展产品线。

  可喜的是,我们看到国内国际品牌也正革新商业商业模式,不但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投入更多,也积极采用当下流行的明星和社交平台去触及消费者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